90楼网赚

夸张还是喷雾?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争吵......

作者:杨玉琪

“论文不能写,导师很嫉妒,要求表扬!”

“我刚刚买的小白鞋被踩了,公共汽车上了车站,我想喷一下!”

最近在大学生中流行的微信群“喷雾组”和“夸张组”最近成为网上热门搜索。被“喜欢”和“蹲”,哪种方式更受欢迎,大学生们无休止地争论。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两位着名学生甚至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辩论。夸张还是喷雾?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争吵...... 网络赚钱 第1张

图中左边是“宝群群”,右边是“喷雾组”。来源:微信聊天截图

丧到怀疑人生?快来“夸夸群”

顾名思义,“Braquets”是赞美和掌声的聚集地。无论你经历什么,只要你想得到赞扬,“夸张集团”的成员都会得到及时的赞扬和赞赏。

另一方面,如果你想找一个发泄情绪的地方,你可以在打开“喷洒组”后立即打开吐槽模式。

今年3月10日,来自清华大学新闻专业的安娜首次加入“清华大学”。面对同一所学校学生的压力,她毫不犹豫地表扬:

“完成(毕业设计)不能做到,可能无法毕业,并要求表扬!”一位同学在小组中表达了赞美的吸引力。几分钟之内,就会有无数美丽的话语。

“你的设计经过精心设计和思考,并且已经慢慢解决了。还没有解释它是一项出色的工作。”安娜很快就发来了她的恭维,即使她不认识学生,她也不认识他。你做了什么?

夸张还是喷雾?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争吵...... 网络赚钱 第2张

学生们在“美容”小组中要求“表扬”。微信聊天截图

在安娜看来,生活在“夸张的群体”中是必要的:“无论谁有生活和学习的压力,把不快乐的事情投入到小组中,倾听每个人的赞美,都能缓解压力。”不久,安娜加入了许多类似的校园,“不要夸耀别人。”如果不开心,他们也会在小组中寻求夸张。

正在清华电子系学习的方炳炎是第一个在学校创建“吵架小组”的学生。在他看来,“夸张群体”的存在是为了规范学生的学习和生活,也是为了让人们更加亲近。关系。

当然,加入“夸张的群体”也有“规则”。在“清华大学”的集团公告中,有这样的通知——夸张还是喷雾?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争吵...... 网络赚钱 第3张

“Tsinghua Swagger”公告的屏幕截图

“在小组的第一天,小组中有200人,小组将在第二天中午填满。现在已经有13个这样的小组。”方炳珍没想到学生们对“夸张的群体”非常热衷。 。

事实上,类似的“夸张的群体”在高校中非常流行。在过去的两周里,复旦大学,华中科技大学,同济大学,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出现了一些类似的“quasique小组”。

夸张还是喷雾?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争吵...... 网络赚钱 第4张

移动源网络

 一语骂醒梦中人?快来“喷喷群”

除了寻求夸耀之外,有些人还要求吐口水。当负能量充满时,当你需要在批评中激励自己时,他们会选择在“喷洒小组”中投诉,或者要求解散,或者去解散他人。

早起,要求喷雾......在课堂上玩手机,要求喷雾......

在一个名为“No Jets”的小组中,许多学生挥霍了他们做得不好的事情,希望能够在嗡嗡声中“痛苦”。——夸张还是喷雾?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争吵...... 网络赚钱 第5张

学生在“喷涂小组”寻求“批评”微信聊天截图

恢复你对“夸张的群体”的自信,让自己在“喷洒小组”中醒来。与此同时,在两组安娜中,无论是寻求赞美,还是寻求喷雾,都是情绪发泄的通道。

对于大学生肖寒来说,“喷洒小组”的存在为自己开辟了“监督模式”。在肖寒看来,周围的人不会轻易告诉他的一些坏习惯。但是,在“喷涂组”中,只要你敢说自己的问题,你就会被顶部砸,所以你可以催促自己做得更好。

喷好? 夸好?清华北大“神仙吵架”

我应该在“喷洒组”的唾液中认出自己吗?它是否应该恢复对“夸张的群体”的赞美的信心?随着微信群体的普及,许多网民也对加入此类微信群体的学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。

在支持方看来,添加“quaw group”是一种生活感,是增加正能量的好方法。——夸张还是喷雾?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争吵...... 网络赚钱 第6张

支持方认为有必要加入类似的团体。图片来源:微博用户留言

对方认为这是学生的虚荣心,不应该受到鼓励。——夸张还是喷雾?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争吵...... 网络赚钱 第7张

对方认为,加入一个类似的团体正在创造一种生活幻觉。图片来源:微博用户留言

我不应该加入类似的团体吗? “喷洒喷雾组”或“夸张组”更合适吗? 3月17日晚,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辩论小组在清华大学就此问题进行了辩论。辩论吸引了大批学生。

在球场上,清华大学作为广场,支持大学生加入“夸张的群体”。他们认为赞美比吐槽更有效,因为无论学生是否正在经历学业负担或被分手折磨,“吹嘘团队”的成员都会找到缓解压力的新角度,你会笑。

清华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的新人黄宇航就这场辩论进行了广泛的辩论。来自马来西亚的黄宇航是“Kwataku”新事物的新手。在他看来,自从加入这个团体以来,他周围的朋友变得友好:“当我度假回家时,我会把这种新文化带回马来西亚。”

从这个角度来看,一些网友质疑,最近因学术压力自杀的中科大学博士,如果加入学校并仍然选择死亡,他将很乐意活下去。夸张还是喷雾?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争吵...... 网络赚钱 第8张

在辩论的当晚,体育场外排起了长队。照片由现场观众提供

反北大学的学生认为,“喷洒小组”可以更好地帮助生活学习的进步。该党没有通过考试:“你得了61分并要求表扬。其他人告诉你,还有59分。如果你完成了,你打算辍学吗?”

北京大学的辩论者认为社会压力太大,解决问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相反,学生应该看到自己在批评中的不足,提高他们抵抗压力的能力,以更好地适应社会发展。

在球场上,一位清华大学的辩论者得出的结论是,无论是“夸张”还是“喷洒”,它都可能只是昙花一现。然而,保留和华丽的文化将留在当代大学生的心中。虽然敢于说出来,而不是谴责他人的肯定和认可,但这可能是最重要的。

所以,

当负面情绪发生时,

你想要“喷涂”还是“夸张”?夸张还是喷雾?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争吵...... 网络赚钱 第9张